同名小拾绛是我。
这里只记录生活。

灵偶师 存稿

01.

【亲爱的孙子:

你还好吗,最近过的怎么样呢?

你在大城市里学习,还习惯吗?不开心的时候你不要憋在心底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

你有时间的话,能回来陪我吗?就是你们暑假寒假的时候……

不用着急的看我,应当以你的学习为主。你学习应该很棒吧,听说是班上第一名,果然我孙子最棒了!

信封里的小玩偶你收到了吗?要时时刻刻带在身上喔,它将会带给你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亲爱的爷爷著.】

晚上,我收到了爷爷的来信。我抬起头,窗外下着雨,断断续续的雨声敲击着我的窗户。漆黑无尽的天空亮起的明光仿若是过路人的灯塔。

说起来,我有多久没去过爷爷家了呢,我想应该是上个暑假。

我想念那里的麦田,想念那里的动物,那里的鸟鸣,那里的——

一切的一切。

然而现在的我,实在是脱不开身。

我将信封倒转,果然,里面有一个小玩偶。它并不精致,甚至有些粗糙。

我将他握在手心,触感柔软。它只有半巴掌大。黑发黑眼,皮肤白净,身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,模样倒十分俊俏。

我想了想,将他收进我的书包内。虽然是男生,带这个小玩意并不妥,但是它毕竟是爷爷送给我的,当个护身符也没什么所谓。

我拉上了拉链,喝了点水,继续奋笔疾书。

02.

不知何时,学校兴起大富翁游戏。

虽然说的确十分有趣,但是,我知道玩大富翁的危险性。

金木家的家规禁令是——

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玩大富翁。

我并不明白为何绝对不能玩,然而身为人偶事业的金木家,却是必须遵从的指令。

不能玩大富翁游戏,当然也指不能看别人玩,否则金木家的人会有生命危险。

那危险也便是指一连串的连锁反应。听说看到的人会死的很惨,如若没死,便会如行尸走肉,没有自己的灵体,没有思想,如同提线木偶。

“金木,来一起玩大富翁吧?”

身边总会有人叫我一起玩游戏,其实,我倒是想试试看,然而家族的禁令却使我退却。

不可违背的禁令。

“不了。”我拒绝道。

“喔。”

同学灰溜溜的回到座位。

午休的时候、下午放学的时候,同学们便聚集在一个桌子,兴奋得锤桌。

“日吞我楼!”

“别再吞啦,我都要破产了!”

“再吞打死你!”

“略略略!!”

……

我穿过这喧闹的教室,蝉鸣在这种声音之下倒也不会刺耳。

我的人缘一般,也有几个偶尔能说上话的人,正巧他们看到我书包上的玩偶,便站起身攥着它细细抚摸。

“真可爱!”有一个女生侧着身道。母性的光芒就是指她吧?

“金木君,这个玩偶是哪里买的呀,我也好想买。”

看着她开心的模样,我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“这个不是买的。是送的。”

“欸?送的?”女生一脸惊讶,“该不会是哪个女孩子送的吧?”

“不……”我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个,能让我过一下吗?我急着回家。”

我对他们笑了笑,然而他们却朝我走来。

一步。

两步。

用手遮住我的眼睛,带我走向未知。

椅子的移动声。

同学的嬉笑声。

纸张的翻动声。

我知道我该面临什么了。

在即将见到光明的那一瞬间,我闭上了眼睛,顺势低下头。

“欸?”

眼前的纸张令我慌乱起来。

在我的腿上,正浮着他们所说的楼房、纸币、卡牌,它们如野兽朝我嘶吼。

哈?这算什么?

大富翁原来是这样的存在。

它仿佛有魔力,使我不由自主的抛上骰子。

我一直盯着它看,直至显示数字为止。

——五。

“金木,你要走五步喔。”身旁有人提醒道。

我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右手即将落在虚拟人物上——

【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玩大富翁。】

我的脑袋忽然一片空白,我深深呼出一口气,猛然回神,身体仿佛僵住了般,无论我怎么拼命控制身体,却无法夺取主导权。

我只能眼睁睁的望着自己的手指拿起虚拟人物。这个游戏只要拿起自己的主角,就无法停止。

挂在书包的玩偶随着风铃在空气晃荡,那种可怕的声音如同我的梦魇。

直至世界变得荒芜。

03.

最近我感觉,无论我做着什么事,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。当我转头望,那种奇怪的感觉却消失了,只有那个小小的玩偶在。我一直看着它的眼睛,然而它的笑容好像变得越来越怪异,空洞的眼神带着疯狂的执拗,我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。

可是身为人偶世家,这种感觉并不是什么错觉,人偶世家的第六感是最可靠的。

这个玩偶给我带来的不安感,如海浪冲击海滩,不断的涌来,带给我的是一种窒息。

而且,还不止这些——

每当我带它去学校,我总是抑制不住心里的念头,促使我拿起骰子然后移动角色。以及,教室里的诡异的气氛,似乎弥漫着死亡的气息……

谁——

将会死亡。

我紧紧闭上眼睛,将它扔进夹层。

我不会再带上这可怕的玩偶去学校了,无论是爷爷还是别的什么人的要求,我都不会再带。

也许他说的没错,我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。但是如果只是因为我带着的玩偶,我身边的同学或老师都会因此死亡的话,那么还不干脆杀了我算了。

于是我的书包再也没有那玩偶,空空的链子,这才是我书包原本的模样。

同学们也没再问那个玩偶的踪迹,大富翁游戏也没人再玩了。

我感到很奇怪,但我并没有细问。

这几天,教室似乎多了一个同学。是白发少年,表情冷冷的。

就仿佛是腾空出现的一样,但看他们的反应,仿佛他在这里和我们学习,已经很久很久。

我总觉得他和我的那个人偶长的很像,但又感觉不可能是同个人。

在这犹豫之间,我选择了试探。

我装作偶然的低头,望见他在作业本上所写的明早去——金木研。

我感到有些诧异。

同名同姓,他们居然不会叫错我们的名字。

叫我是金木,叫他却是研。

“有事吗?”见我一直看他的作业本,他抬起头问。

我摇了摇头,在转身的那一刻,我瞥见了他眼中的执拗。

和我家的人偶的眼神,一模一样。

在我这几天的观察,他并不喜欢和别人讲话,课间大多数见他的课桌空空,不见人影。

他还是个学霸。就算别人邀请他一起去玩,他都是很干脆的拒绝。

真是奇怪的家伙。

在一次放学,我决定去跟踪他。

放学之后,他去了一家书店。我远远的看着他。他低着头,不知在翻阅着什么书。

大概过了一个小时,他从书店走出来,往右边走去。

右边?

我皱了皱眉,小心翼翼的跟上前去。

我尽量让自己不出声音,可我总感觉他好像发现了我似的,加快了步伐。

在一个小巷子里,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了。

被黑暗一点一点吞噬,他的周身还有一些近乎透明的动物在啃咬着他的皮肤及衣料,然后整个人渐渐暗淡了起来,最终从黑暗中隐去。

难道是……

我下意识抿了抿嘴,将小巷尽头拍下来。

虽然只是黑乎乎一团,但我想这应该能证明点什么。

为了证明我的猜疑,我决定在体育课上,将薰衣草熏香放入他的课桌内。

薰衣草熏香之所以与我的人偶保存在一起,是为了不让人偶遭到外力破坏。发生了什么后果我是无法承担的。

我只是一名一级人偶师。准确的说,我就是一个菜鸟。

如果用这种方法,也许研就会变成人偶。

我不知道这种方法可不可靠,这是我家族祖先遗传下来的,经过多年,内容或许早已变质,但我还是想要试试看。

“金木,你要把这个熏香放到研的抽屉啊?”永研见我犹豫的样子,他笑着道,“我帮你!”

“啊……嗯。”我点头答应。

永研是可以信任的人,如果是他的话,或许真的能够帮我验证研是人偶也说不定。

见永研小心翼翼的将熏香放入研的抽屉,我这才松口气。

体育课后是放学,不出意外的话,研会在放学后回到教室拿书包,在那几秒,他会吸到熏香,之后,他走到半路就会变小。

时间刚刚好。

同学既不会知道他变小,研又不会落到尴尬的处境。

……

放学之后,我回了班。

教室还是空无一人,正巧见研快步回位,我急忙将书包背在背上,躲在教室门边偷偷看。

他低下头拿起书包,却见他眉头一皱,捂住胸口痛苦的蹲下来。他掩着自己的脸,身体发颤。

我的胸口忽然发闷,脑袋空白,一股气的冲上前去拉起他,将他扛在臂膀之上。

“撑着点!”我轻声道。

他闭着眼睛,丝毫没有反应。我想他应该是昏过去了。

评论

© 小拾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