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名小拾绛是我。
这里只记录生活。

不知道书皮去哪了我好难过😔😔

看了两个星期终于看完了感觉好心塞。

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凄美的故事orz

即使内心强大如唐泽雪穗又怎样,当她遇见筱冢一成,不也只能向亮司哭诉而已。

不久之后,桐原亮司——这个唯一陪伴着雪穗的男人——将那把寄托着灵魂与罪恶的剪刀刺进了自己的心脏,用生命将他一生钟爱的女人托举上岸。

孤独的雪穗不得不在黑暗中永远地活下去,承载着两个生命的躯体里却没有任何灵魂。

我们真的曾有机会造就不同的自己么?

以下是摘自本文的句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白夜行】
双膝像支撑不住似的一弯,哀泣的声音从她手后传了出来。

雨没有大到需要撑伞,却也悄无声息的沾湿了头发和衣服。

这数十人中,不乏再延伸出更多分支的可能性。

仿佛那样的等待对她而言甚至是舒适愉快的。那模样让他联想起一朵在路旁迎风摇曳、无人知其名字的小花。

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微妙得难以言喻的刺。可以说是隐含了卑劣下流的光。他认为真正的名门闺秀,眼神里不应栖息着那样的光。

这个社会上,让别人有机可乘的人注定要吃亏。

他整张脸都扭曲了,接着变得像水泥面具般僵硬。阴影落在他的脸上,眼里没有任何光彩,嘴唇抗拒世上的一切。

服装和饰物不是用来掩饰一个人的内在,而是用来衬托。

灰暗的记忆自心底扩散开来,心头的伤口仍末愈合,只是暂时忘记了。

她举起右手按住额头。灰暗的记忆自心中扩散开来。心头的伤口仍未痊愈,只是暂时忘记了。

内心不断扩大的疑惑与自我厌恶让她无视负荷。

那是一双看尽人性丑恶的眼睛,一种堪称真正冷静清澈的光静静地栖息其中。

这样思绪如撇不清的丝絮棉屑,紧黏着意识不放。

如粉末般细微的雨幕仍包围着整条街道。

这时却突然射出爬行类般浑浊的光芒。他的视线似乎要黏糊糊地往一成的身上爬。

一股无可言喻的凄惨迎面袭来,她唯有沉默以对。

时间感变得很奇怪,耳鸣得很厉害,但那也只是有意识的时候,意识像信号极差的收音机,不时中断。

剧烈的疼痛是唯一确定的感觉。她并没有立刻注意到疼痛来自于身体中心,因为太过疼痛,全身的感觉似乎都已麻痹。

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包围着她。那是一种即将掉落到一个不明深渊的恐惧,不知这场地狱般的磨难将持续到何时的恐惧。

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,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本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。

一个人待在黑暗里固然害怕,但暴露在光线中更加令她不安,会让她觉得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。多希望能像海里的小鱼一样,悄无声息地躲进岩峰。

几段记忆复苏,令人目不暇接地交错,很快形成一条路径。

人生也一样,有白天和黑夜,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,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。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,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。人害怕的,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,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。

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,总是黑夜,但并不暗,因为有东西代替太阳。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任借这份光,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。我从来就没有太阳,所以不怕失去。

过去绝望地看不见的东西,如拨云见日般清晰可见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小拾绛 | Powered by LOFTER